2023年10月19日

从国货到中国品牌一群60后的孤勇逆行

作者 admin

每年双十一

护肤品类都是销售额最高的类目之一。

而占据榜单前几位的,

总是那几个熟悉的国际大牌。

尽管“国货”、“国潮”这些字眼,

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但美护行业被国际大牌垄断的事实,

似乎依然没有动摇。

国产护肤品牌品牌化妆品有,只能这样了吗?

有这样一个“天团”,决心扭转现状。

从业时间加起来超过70年的三位科研专家,

从服务多年的国际大牌出走,

孤勇逆行,

加入一个初创仅三年的团队,

只为心底那抹“不甘心”。

他们对自己、也对这个行业,

提出了一个掷地有声的问题:

中国的护肤行业已经被国外大牌垄断了30年,

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大牌”?

李金华博士,60岁

留日化学博士,化妆品研发专家

从事化妆品原料开发、配方研发30年

曾任日本日光化学集团研究中心应用技术开发部部长

我今年60岁了,已经是要退休的年纪,之前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前几年,我计划着退休之后写一本书,把我这些年在配方研发上的心得都记下来。有几个学生一直惦记着这本书,前段时间还来问我,我和他们说,再等一等吧,我现在还不写。

不写的原因是,在我现在这个年纪,古人说的“耳顺之年”,我决定为了自己的梦想,再拼一把。

我是1992年去的日本,去了以后先是读书,然后进了日光化学。日光化学在日本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公司,专门生产化妆品原料,和雅诗兰黛、香奈儿、欧莱雅这些大品牌都有合作。在那里,我差不多工作了20年,也负责过很多热卖产品的配方。

李金华博士在东京化妆品展会

可能在别人看来,我的职业生涯已经很了,但我心底一直有个遗憾,就是美护行业的一线大牌里,没有一个是中国品牌。我在这一行工作了差不多30年,我研发出的配方也被市场和消费者认可,却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而不是给我们国产的、自己的品牌做的。

所以2014年的时候,我择机回国。我希望自己能够参与和见证一个中国品牌走向世界舞台,能够把我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经验、技术都贡献给它。

如果能走到这一步,我的职业生涯才可以说是没有遗憾了。

所以,当PMPM来邀请我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终于等到了”。

当时也有朋友不理解我这个决定,说你精挑细选了这么久,怎么最后选了一个创立才三年的牌子?

我的考虑有两个方面:一是我觉得,PMPM能够承载那个在我心里埋藏了很久的梦。

这是一个有自己精神内核和美学导向的品牌,它的目标不是做某个单一功效的爆款,而是想脚踏实地走长线——我认为这是一个想要成为国际一线的品牌应有的眼界。

李金华博士在迈阿密演讲

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创建一个年轻的、能够实实在在做科研的团队。

我在日本工作了很多年,回国也有近八年了,两边的护肤å;s 完成新一轮融资,资金主要用于产品研发 target=_blank>产品研发我都参与过,一个很深刻的感受就是,我们和国外的研发逻辑是有区别的。有些大牌公司每年推出的产品其实就几个,很多精力都是花在基础研发上——他们真正想研发的是一个品牌,而不是单一的产品。

这一点,国内的环境还没达到。但现在PMPM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所以这块“短板”,我希望能去补齐,能够组建一个踏踏实实、用心做科研的团队。

现在我手下有很多年轻人,以后我希望会有更多,我很愿意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知识和经验都传授给他们。像这次疫情期间,因为去不了实验室,我就在家里给团队上课——未来都是年轻人的,能够把注重研发的氛围和严谨的工作模式传承下去,中国的美护行业自然会越来越好。

至于我自己,虽然已经60岁了,但我对这份工作还充满了热情。配方研发这件事,是永远有进步空间的。我已经做了近30年,但还想继续学习、研究下去,和PMPM一起,和我们的科研团队一起,继续为中国护肤品行业的前进贡献力量。

孙培文博士,55岁

普渡大学药理学博士

宝洁亚太区三大护肤创新研发中心领军者

宝洁SK-II及Olay经典产品缔造者

我和闪烁(PMPM创始人)算得上老同事了,之前都在宝洁工作,可惜各忙各的,没有太多交集;一直到她创立了PMPM,我们才深聊了一次。

我印象很深,那天我们聊了整整8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还飘着雪,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虽然外面很冷,但我心里是很火热的,有种重新找回初心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眼前有一片广阔的未来等着我去闯。

我55岁了,还能找回这种“少年气”,真的很难得。所以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我和闪烁说:“你需要我的话,我就来。”

很多人刚认识我,会觉得我是那种很严谨理性的人,但我内心深处其实有很感性的一面。那次我们8小时的长谈,闪烁和我聊了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她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宝洁,去做一个在目前大环境下很不“明智”的创业。

她说未来,我们要共同去做一个中国原创的、具有精神内核、审美主张的,兼顾现代科技的这样一个品牌。

我一下子就被打动了。因为这也是我深埋在心底的一个想法。

我在很早的时候,1990年,就去了美国留学。博士毕业后加入宝洁,之后派到日本宝洁工作。

孙培文博士与宝洁CTO

这段经历对我来说影响很大,我从一个全球知名的公司里认识到,一个伟大的品牌、企业,或者说一个伟大的团队,它是如何被构建的。那之后我服务过SK-II、Olay,和业内最专业的一群人共事过,也见识了日本在化妆护肤品领域可以说是最领先、最成熟的一个市场体系。

这也让我一直在扪心自问:为什么我们国家,为什么我们拥有14亿人口这样广阔市场的国家,却没有能够和Olay、和SK-II相提并论的品牌?

可以说,作为一个在美护行业干了一辈子的人,能够成就一个中国的世界品牌,是我的毕生夙愿。

所以和闪烁聊到这里的时候,我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合适的团队,去实现这个梦想。

其实现在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时机,因为中国在化妆品、护肤品领域的发展已经是非常明确的了,我们拥有这么广袤的一个市场,潜力很大。但是怎么能让整个行业良性地发展,去逐渐靠拢国际领先水平,而不仅仅是急功近利地“赚快钱”,是另一个需要我们从业者思考的东西。

我曾经担任过宝洁神户研发中心的负责人,当时做了很多基础研发,包括烟酰胺这个现在很“网红”的成分,最初也是在这个平台发现的。所以稳扎稳打地去做基础研发,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推动PMPM研发中心的建设——科研不仅仅是一个公司核心的驱动力,也是推动整个行业发展的一种正面催化的力量。

我真心相信,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来创造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级品牌。能够参与到这个过程中,为此尽自己的每一分努力,我感到非常自豪。

廖峰博士,40岁

留日生物工程博士,评估检测专家

国家教授级工程师

曾任四川华西医院化妆品检测中心

化妆品功效体外评估部门负责人

40岁之前,我和大部分人一样,是被现实推着走的状态:

最开始被四川省教育厅选拔,公派赴日留学,在日本待了差不多十年,一路读到了生物工程的博士。回国后去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化妆品检测中心,它是国家重点实验室,也是卫生部认定的化妆品评价中心。

外人看来,似乎我的履历很丰富、很精彩,但我心里总觉得,这种按部就班的人生不是我最想要的。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我希望自己有限的生命能够有最大限度的价值。当我老去的时候,回头看这一辈子,会觉得自己干了一件非常有趣、或是有意义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完成了一份工作。就像保尔柯察金那句名言: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期望。

但这个期望一直很深地埋在心里,很少有机会说出来,说出来人家可能会觉得你有点“不知好歹”,明明过得挺好,还想折腾什么?

一直到我碰上PMPM,我突然感觉,自己心里那个去探索、去创立一个能够留下印记的中国原创护肤品牌的愿望,是可以实现的。

心里那团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我加入PMPM之后,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我能感受到这个品牌对专业性的尊重,对科研的敬重。

廖峰博士在实验室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行业内在测试产品安全性的时候,惯例是采用“斑贴测试”的方式,这是一个很常规的检测产品对皮肤不良反应的方法。但我们也观察到斑贴测试有一定局限性,根据试验部位和受试者年龄的差别,测试结果和投放市场反应会存在一定的偏差,而我们PMPM的受众大部分是年轻人,最好是有多个维度、多个方法的组合,才能更全面地确保产品的安全性。

这个提议可能很多公司都不会迅速去采纳,原因很简单,费时费力;有行业常规的检测标准,为什么还要去自找麻烦呢?

但是在PMPM,我们建立了全新度的产品安全评估体系,包括细胞致敏测试、3D皮肤模型、鸡胚测试、斑贴测试和人群真实试用测试,强化产品在刺激性、致敏性、温和性、合规性的安全性保障。

在行业常规的标准之上,我们愿意去做到更高,就是为了消费者可以有更好的体验。

在建立这个体系的过程中,显现出PMPM对科研执着追求的精神,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再换工作了。我很开心自己是PMPM的一份子,也很期待能和这个新生品牌一起,去完成自己的职业理想和人生期待。

PMPM创始人兼CEO闪烁

前宝洁品牌总监

PMPM的创立其实起源于我的一次环球旅行。

当时我在马达加斯加,一个大部分人只在动画电影里见过的地方。那里其实很贫穷,很危险,为了去看猴面包树,我们必须穿过一无人区。最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终于赶到的时候,恰好遇上当地的少女在湖边洗脸。她们用猴面包树果实里的粉末涂在脸上,用水洗掉的一刹那,整个人都熠熠生辉。

那一刻我被震撼到了,突然发现,世界这么大,追寻美的方式有这么多种,即使看上去荒芜的地方一样有美的种子。

我之前在宝洁工作了很久,平时也会接触到消费者调研,发现我们很多消费者对“美”的认知会受到消费品牌的影响;但是我们国产的品牌,本该最代表国人的生活美学,却长期处于一种缺席的状态。

这就是我创立PMPM的初心:想要分享远方的美,分享世界的美,用这种美来陪伴我们的消费者。PMPM其实是法语“Pour(le) Monde, Pour(le) Monde”的缩写,含义就是「去往世界,探索世界」。

但说实话,从零开始去创立一家公司,去做一个品牌,真的是超乎想象的艰难。尤其是我还给自己额外加码,我从创业之初就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初创公司,不能拥有世界一流的研发团队?

因为PMPM的意义是探索远方的美,这不是光嘴上说说就行的,我们必须要去真正探索全球的珍稀的自然成分,去做产品科研上的创新。想做到这一点,硬件和软件都不能缺。

所以从最开始创立PMPM,我就在做两件事:一是自建研发中心和全球原料数据库,与海内外的科研力量合作;二就是寻觅业界一流的科研专家,去找到那些拥有丰富经验、资历,能够成就中国品牌的人。

最后这两点,我们都做到了。这个初创才三年的新生品牌,拥有了世界一流的研发团队。

闪烁与三位专家在一起

但其实这个过程中,我也动摇过,尤其这两年大环境不景气,我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选择放弃创业,重新回归外企。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问自己,这样做值得吗?花费这么多投入在科研上,会不会吃力不讨好?

但是我觉得,既然想做一个国际一流的品牌,科研必须作为基石。只有一流的研发团队、一流的研发体系,才能带来世界一流的中国产品。

中国的美护行业走到尽头,缺的并不是“made in China”,恰恰是“created in China”;如果没有创新、没有研发,PMPM就是没有生命的,也无法被延续而存活在人们心中。

所以很多人来问我,PMPM这个新生品牌,靠什么打动了三位业界一流的科研专家?我觉得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都是愿意逆风前行的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去创造一个有精神内核的、一个中国原创的、能够享誉世界的品牌。

可能今天我们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多步品牌化妆品有,但PMPM正在飞速前进着。我相信,也希望各位能和我一同见证,在未来的十年里,中国一定会诞生享誉世界的原创品牌。

编辑后记:

最近几年,大家一个普遍的感受就是“迷茫”。这也让“躺平”、“摆烂”成为时下提及度最高的词语。

但在与PMPM的三位科研专家,尤其是创始人闪烁的交谈中,始终感受到的,是一种磅礴的生命热度和对未来的憧憬。印象最深刻的是闪烁谈到创立PMPM的初心:“我们不是去创想人类的未来,但我们是陪伴人类的现在。“

这或许是如今的人们最希望获得、却又一度丧失的东西:一种对真与美的追求,对未来的相信,相信世界会更美好,相信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陪伴人类的当下,带回爱与希望。在功效与成份之外,一个中国新锐品牌存在的意义,或许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