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日

中国国内化妆品品牌营销及各销售渠道发展趋势分析图

作者 admin

单品牌化妆品天花板较低,建立差异化定位的多品牌矩阵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关键。 消费者对化妆品的需求呈现多元化、个性化。 单一定位品牌覆盖的化妆品品类、群体、档次有限,品牌对应的天花板较低。 以2018年中国护肤品、彩妆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品牌为基础,粗略计算单个品牌的天花板显示,护肤品排名第一的百雀羚单品牌销售额接近百亿人民币,化妆品排名第一的美宝莲单品牌销售额接近百亿元。 销售额接近50亿元。 单一品牌所能达到的规模是有限的。 经过几年的高速增长,很容易遇到瓶颈。 因此,建立差异化的多品牌矩阵是企业扩张的统一趋势。

中国护肤品单一品牌销售额及市场占有率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中国化妆品品类单一品牌销售额及市场占有率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1、企业优势

1、目标消费群体覆盖广泛。 例如,雅诗兰黛集团旗下品牌中,Lamer对应贵族消费者,雅诗兰黛覆盖中高端消费者,倩碧则更大众化,悦木Origin则针对崇尚天然护肤的消费者。 2、在趋势快速变化的环境下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保证公司整体业绩稳定。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信息传播速度不断加快,时尚潮流瞬息万变。 单一品牌受限于其固有的品牌形象,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调整并快速见效。 因此,品牌的表现可能会盛衰。 趋势。 拥有多品牌矩阵的企业通常可以对冲部分品牌的业绩波动,更容易保持业绩和现金流的稳定。 3、品牌可以共享研发、渠道等资源,产生显着的协同效应。

国内上市公司中,只有上海家化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品牌矩阵。 然而,珀莱雅、御家汇等严重依赖单一品牌的企业却表现出了外部并购或内生孵化新品牌的意图。 上海家化目前布局的品牌和品类包括:日化品牌六神和家安、中高端护肤品牌佰​​草集、大众护肤品牌美加净、男士护肤品牌高芙、婴幼儿护肤品牌启初、婴幼儿用品品牌汤美星其中,佰草集、六神、美加净、启初、高芙等品牌位居细分品类前列,品牌矩阵较为健全。 2018年9月,珀莱雅宣布与杭州潘迪、上海潘迪成立湖州攀瑞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投资时尚消费品行业和化妆品行业。 2018年,御嘉汇宣布收购阿芙精油子公司60%股权。 虽然收购最终被取消,但凸显了其通过并购扩大品牌的意图。

国内主要化妆品上市公司品牌矩阵及延伸并购操作/意向

公司名称

品牌矩阵

对外并购业务/意向

上海家化

佰草集、六神、高服、美净、奇楚、爽

梅、于泽、家安、易华依木、唐美星

2017年收购英国母婴品牌Tommy Star

珀莱雅

珀莱雅、乌兹莱、悦芙提、哈娜、幽雅、毛毛

演讲玫瑰

2018年9月宣布与杭州潘迪、上海潘迪成立湖州攀瑞产业投资合伙企业

产业国产化妆品,并计划投资时尚消费品行业和化妆品行业

于家汇

玉芳、小木走、十一家、花妖花

2018年,宣布收购阿芙精油子公司60%股权,但该收购最终被取消。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 营销

化妆品行业是典型的高利润、注重营销的行业。 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很大程度上受到品牌形象、广告营销、他人推荐等因素的影响。 因此,营销是品牌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雅诗兰黛、欧莱雅等国际化妆品巨头的营销费用率通常在20-35%之间。 国内企业近年来正处于市场拓展阶段,在营销方面投入巨资。 2018年,上海家化、珀莱雅、御嘉汇的销售费用率均高于37%,略高于国际大型化妆品集团。

营销方式日趋多元化,数据营销帮助企业满足个性化、精细化需求。 与早期通过返利、赠品、折扣等发布促销信息来吸引消费者的销售方式不同,现在的营销更注重品牌价值的不断塑造以及与消费者的情感沟通。 品牌利用社交媒体、KOL(关键意见领袖)、明星代言、跨界IP合作等模式与消费者深度互动,产生情感共鸣,强化消费者对品牌和产品的认知。

1.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平台已成为消费者购买美容产品的主要场所。 社交媒体的出现丰富了人们的碎片时间,逐渐成为消费者获取信息、被“种草”美妆产品的重要渠道。 最初社交媒体平台的评价推荐多为熟人推荐,可信度较高。 随着这种模式的发展,各种互动媒体应运而生,如微博、小红书等社区分享平台,哔哩哔哩等视频平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等。 与此同时,一系列商业化运营的KOL也应运而生。 KOL 往往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并且具有很强的煽动性。 它们可以在情感层面上与消费者互动,并具有广告和他人推荐的效果。 比如,最近火爆的“美颜一哥”李佳琦凭借男美妆、夸张演绎、有趣短视频等特色,2个月内抖音粉丝突破1300万,淘宝直播粉丝增长超100万,单游戏销量突破1300万。 凭借2000万的惊人成绩,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带货王。

消费者获取美容产品信息的渠道(多选)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尽管 KOL 对推动销售具有重大影响,但他们对品牌建立客户忠诚度的贡献有限。 调查数据显示,KOL营销对于品牌短期内的销售有着显着的促进作用。 然而,这种模式下消费者的购买力部分归因于他们对KOL的粘性,而不是对品牌的兴趣。 因此,这种营销模式并不能显着提高顾客忠诚度。 品牌在利用社交媒体进行营销时,应更加注重品牌定位和产品理念的沟通,有效将KOL粘性转化为品牌粘性。

2019.1-2 KOL营销效果调查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互联网时代,明星代言方式多元化,短期流量与品牌沉淀的平衡成为品牌营销的新路径。 社交媒体的流行也使得品牌、名人、消费者之间的沟通更加快速有效。 明星不仅充当美妆品牌与粉丝沟通的媒介,还可以凭借自身价值帮助品牌制造话题,并依靠粉丝快速支持。 销售数量。 目前,品牌邀请明星代言的方式主要有两种: 1、选择与品牌理念高度契合的明星作为长期代言人,树立品牌形象。 2、赋能流量明星,依靠粉丝经济,赚取短期粉丝支持购买力。 第二种模式虽然对品牌短期销量影响较为显着,但长期来看对品牌形象塑造和用户粘性影响较差。 因此,不少品牌开始采用“代言人+泛代言人”的营销模式,整合长短期代言人传播矩阵,从不同维度塑造品牌形象,高效的同时实现流量与价值的双重实现。聚合并转化粉丝流量。

2、知名IP跨界合作

跨界联动,用情感制造热度,扩大品牌受众群体。 在特别强调精神消费满足的化妆品行业,营销越来越注重“情怀”。 不少化妆品企业与食品饮料领域的知名IP联手,打造IP专属系列产品,利用IP自身的粉丝属性和消费能力,捕捉消费者的情怀,将产品和品牌传递给更多消费者。 例如,2018年9月,上海家化旗下美加净品牌与冠生园旗下大白兔推出的“大白兔润唇膏”,首次上市半秒内就被抢购一空,紧急补货后再次瞬间售空; 2017年,肯德基与玛丽黛佳推出限量版化妆品的合作,帮助玛丽黛克登上2017年国产化妆品销量榜首。此外,不少国产品牌选择将佰草集等电视剧等IP项目嵌入现代都市电视剧《欢乐颂2》、玉霓芳融入古装剧《扶摇》等,通过与剧情场景的融合,深度传播品牌形象。

传统的国产化妆品龙头品牌早期依靠适当的渠道开拓市场。 近年来,他们围绕品牌形象开展特色营销活动,使品牌形象深入人心。 例如,经典的国产品牌百雀羚依靠幽默的经典短视频来传达品牌的乐趣,同时保留品牌的底蕴; 自然堂以“你天生丽质”的品牌精神鼓励女性消费者,同时传达其“自然”。 “道”的品牌定位与消费者达成精神共鸣。

无论是依靠社交媒体传播、依靠流量明星带货、跨界IP合作,还是传统电视或地面广告,品牌本质上都是在寻求与消费者的情感共鸣。 互联网时代,电商平台和社交媒体都可以记录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和浏览偏好。 基于大数据统计的消费者偏好和情感需求可以成为品牌营销的突破口。 品牌只有明确自己的定位,明确描述产品目标受众,才有希望借助大数据实现高效的精准营销。

3. 渠道

化妆品渠道主要包括网上、百货店、超市、化妆品专卖店、直营、专业网络渠道、电视购物等。纵观我国化妆品渠道变迁史,2010年之前,化妆品销售主要通过实体渠道分销,其中KA、百货渠道实力较强。 2010年后,电商渠道迅速崛起。 2018年超越KA成为日化及个护用品最大销售渠道。 线下渠道中,仅CS渠道市场份额稳步提升。 KA、百货等传统渠道蓬勃发展。 下滑程度严重。 借助电商的崛起,日化产品在电商渠道的份额自2010年以来快速提升,销售额占比从2009年的0.7%飙升至2018年的27.4%,并超越KA渠道成为2018年第一次。销售渠道大。

2018年中国主要销售渠道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品牌的成功通常取决于“在正确的渠道中获胜”。 品牌与渠道契合度高,可以产生互补效应。

传统线下渠道包括KA、百货店、CS店等,KA渠道依托沃尔玛、大润发等大型超市。 具有营业面积大、客流量大的特点。 其产品主要涵盖日化产品和流行美容产品。 百货渠道包括商场和化妆品百货。 品牌层次高于KA渠道。 它更加注重消费者的体验和服务。 是国际知名中高端化妆品品牌的线下主战场。 CS渠道是化妆品专卖店,通常以多品牌加盟代理的方式经营,以屈臣氏、丝芙兰、娇兰等为代表。近年来兴起的单品牌店注重品牌管理和展示,为顾客提供更多以Innisfree、Etude House、Kiehl’s为代表的综合性单一品牌销售和服务。 此外,还有不依赖实体店、依靠多层次销售人员直接与消费者对接的线下直销方式。 著名日化直销品牌有安利、玫琳凯等。

各线下渠道特点对比

线下渠道类型

特征

渠道代表

品牌实例

KA频道

商圈依托大型超市、卖场

客流量大、大,多为大众品牌

沃尔玛、、永辉超市、大润发、华润

万嘉等人。

百雀羚、美心明、香夷本草等热门产品

卡片

inkshop.com.cn/upload/article/2018/20180403145615_4687.jpg alt=国产化妆品_化妆国货品牌_国产化妆品/>

百货渠道

包括百货商场和购物中心的客流

大品牌,大多是高端品牌

万象城、银泰、茂业、久光、国金中心、恒隆、

白莲等人。

兰蔻、雅诗兰黛、迪奥等国际品牌

CS频道

化妆品专营连锁店,汇聚多元化产品

化妆品品牌产品

屈臣氏、丝芙兰、娇兰、唐三彩等

珀莱雅、奥诗曼、自然堂、一之夜等

单一品牌店

经营单一品牌,店面通常较小,

产品标准化,注重体验

悦诗风吟、伊蒂之屋、科颜氏、欧舒丹等

每个品牌都可以设立自己的单品牌店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1.KA频道

2004年至2008年经历了高速增长,但受线上冲击和渠道老化影响,景气度急剧下滑。 自2004年起,国家全面放开外资进入零售业。 外资超市以“超国民”待遇开始迅速扩张。 超市零售业的高度繁荣,逐渐带动了该渠道化妆品行业的快速增长。 2004年至2008年,KA渠道连续实现两位数的快速增长。 但随着CS店和电商的兴起,KA渠道因规模庞大、流程复杂、产品导入调整缓慢、消费群体老龄化、与新兴化妆品品牌契合度低等原因,失去了市场份额。 比例逐渐减小。 另外,KA渠道的产品往往是标配产品,网上可替代性强,因此该渠道的景气度自2010年以来严重下滑。但目前,KA渠道仍是化妆品行业第二大渠道,且定位开发适合超市货架的产品成为关键。

2004-2018年KA渠道规模、占比及增速

inkshop.com.cn/upload/article/2016/20160825110408_4218.png alt=国产化妆品_国产化妆品_化妆国货品牌/>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品牌进入KA渠道的门槛较高,渠道壁垒较大:1、进入KA渠道流程复杂。 品牌商需要先与KA代理商对接,然后保证产品的持续供应,这可能会涉及到各地的经销商。 ,这对公司的网络拓展和精细化运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资金壁垒高。 包含了柜台制作费用,同时入场时还需要缴纳入场费。 例如,在永辉体系中,护肤品进入每个网点需要支付每个条码300-500元的费用; 其次,商场做促销活动时,堆头、特装、货架等场地费,以及BA人工费,都需要品牌自己承担; 此外,KA大卖场大多实行账期结算,账期通常为2至4个月,这对品牌公司的现金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百货渠道

2004年以来增速放缓,2012年受电商、CS冲击出现负增长。 近两年受益于高端市场的爆发,增速明显回升,渠道份额趋于稳定。 百货渠道以的形式为消费者提供美容导购的体验咨询服务,并进行品牌推广和产品展示,帮助品牌树立稳固的品牌形象。 百货渠道客流量大、客单价高,成为国际中高端护肤品、彩妆品的主战场。 2004年至2010年,百货渠道保持稳定增长。 2011年至2012年,电商分流导致百货渠道增速大幅下滑。 2012年,增长率下降至-7.3%。 此后,受益于高端化妆品市场的爆发,各大品牌的百货渠道重点推出差异化体验(如百货提供试肤、赠送更多试用装)。 2017年以来,百货渠道出现反弹,增速接近化妆品市场。 整体增速和渠道份额趋于稳定。

国内百货渠道主要被外资、合资品牌垄断。 国产品牌整体不佳,但渗透率较低,未来或将成为国产品牌渠道拓展的新增长点。 2017年,百货零售额超过15亿的只有佰草集和Chando。 然而,这两个品牌进入百货渠道已有10多年的历史。 主要原因有:1、我国大部分化妆品品牌定位大众化,中高端品牌屈指可数,且定位与渠道不匹配。 2、国产品牌进入市场困难。 百货渠道以外资、合资化妆品品牌为主。 自1994年第一家欧泊在北京开业以来,百货渠道至今一直是外资、合资品牌的主战场。 外资、合资品牌打造百货渠道化妆品。 品牌游戏规则,比如高额的商场扣费、昂贵的制作成本、高于CS渠道的人才薪资标准、出差标准等,这些高成本标准成为阻碍民族化妆品品牌进入百货渠道的壁垒。 ,而且破基成本高。 例如,国内品牌进入百货渠道所需的折扣率通常比国际品牌高出10%。 他们还面临高昂的房租和人工(需要BA导购)成本,入驻效率低。 目前,大部分标准商场对国产品牌入驻都有最低保证要求,从年保60万(针对半岛)到年保80万-100万(针对全岛)不等。 有的甚至实行季节性保证、半年保证。 若保证商城无法完成,将强行从代理商或品牌商的货款中扣除。 如果半年或一年达不到最低保证要求,该品牌将被直接淘汰。

3.CS频道

从2000年开始,它度过了黄金十年。2010年之后,由于电商的挤压,它成为唯一线下渠道,市场份额有所增加。 不过,目前渠道红利正在下降。 进入21世纪,化妆品需求的不断增长,对线下渠道的覆盖性和专业性提出了新的要求。 融合了百货店和超市特点的化妆品专卖店(CS店)应运而生,其口号是“比百货店更好”。 它打着比超市更平民化、更专业的旗号度过了黄金十年。 2004年至2010年,CS渠道连续六年保持15%以上的高增速,渠道份额从2004年的10.2%增长到2010年的15.4%。2010年后,在电子商务的强力挤压下CS渠道凭借其专业、便捷的消费,不断拓展市场。 到2018年,CS渠道份额达到19.9%,超越百货商店,成为第二大线下渠道。 目前,CS渠道整体增速放缓,渠道红利期已过,呈现高端繁荣、低端瓶颈的分层格局。

对于品牌来说,CS渠道灵活性高,业务链相对简单,可以帮助其产品触达很多二三线城市。 单个CS门店面积更小,店面选址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更有利于品牌渠道下沉。 目前,中国约有17万家CS门店。 此外,与KA、百货等渠道相比,CS店的渠道支持成本更低。 代理商通常帮助品牌将产品分销到特许经营店。 特许经营店以折扣价进货并以零售价出售。 该品牌无需支付租金。 、营销和其他支持成本。 而且由于经营链条比较简单,CS店的产品概念更新较快,BA的引导推荐可以帮助品牌快速推广。

借助CS渠道的优势,不少国产品牌受益并成长。 与国际品牌在CS渠道相对较高的折扣率不同,国内品牌在CS渠道的供货折扣是代理商30-35折,专卖店50折,再加上化妆品店的返利和政策折扣。 大部分折扣都在50%以下,因此销售国产品牌将有助于提高门店销售利润率,带动门店积极销售。 主导CS渠道的五个主要护肤品牌是Chando、珀莱雅、Oshiman、Marumi和资生堂。 排名前五的化妆品品牌分别为卡姿兰、玛丽黛佳、蓝瑟、巧迪山惠、美宝莲。 无论是护肤品还是美妆化妆品,国产品牌在CS渠道上明显更强。

目前,我国CS渠道呈现分层格局。 以丝芙兰为代表的高端化妆品卖场持续繁荣,而以屈臣氏、娇兰美妆为代表的大众化妆品则面临增长瓶颈。 CS店因定位不同也分为大众和高端:以屈臣氏为主的大众化妆品店主要销售中档和中低端品牌,单价在50-200元左右。 他们是全国连锁店。 形态覆盖:丝芙兰等高端化妆品店主要销售中高端化妆品,单价达到300-800元,分布于一二线城市的百货商场和购物中心。 近年来,大众CS店不断拓展市场。 屈臣氏门店数量从2010年的800家增至2018年的3608家。但由于扩张速度过快以及与线上的价差较大,其单店收入持续下滑。 相比之下,谨慎扩张的高端CS店丝芙兰表现较好。 2010年至2018年,丝芙兰在门店数量翻倍的前提下,实现了单店收入的稳定增长。

屈臣氏门店数量快速扩张,但单店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丝芙兰稳步扩张,单店盈利能力持续上升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国内CS店主要有娇兰美妆、唐三彩、伊莎、金甲虫等,大多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分布在三四线城市的大街小巷。 从体量来看,除了娇兰美妆、唐三彩等门店分布在全国范围较广外,其他门店大多具有区域优势。 例如,金甲虫主要分布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千色店主要分布在广东。

受益于低线城市从基础日用化妆品向高端美妆产品的消费升级,国内CS店也稳步扩张。 截至2018年10月,娇兰美妆在全国拥有超过2300家门店,拥有2200万会员。 2017年唐三彩门店数量也突破1000家。

4、单一品牌专卖店

在CS门店同质化竞争加剧、体验式消费需求不断增加的背景下,单一品牌店应运而生。 单品牌专卖店模式诞生于欧洲,由TheBodyShop于1967年首创。此后,随着Innisfree、Etude House等韩国品牌的推广,在中国掀起了新潮流。 单品牌店比CS店拥有更少的SKU(通常是200-800个),并且通常货源相同,供应链环节也更简单。 这也赋予了单品牌店更大的灵活性,可以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快速做出改变。 。 同时,单品牌店可以打造凸显品牌定位的装修风格,容易快速吸引与品牌一致的消费者。 以欧舒丹为例,明亮的调和普罗旺斯香草与天然、有机、环保的产品特性高度融合,给人一种舒缓、放松的感觉。 此外,在线上消费严重冲击线下的现状下,单一品牌店主专注于线上难以实现的体验式消费。 具有社交互动属性,适合彩妆等具有线验特征的品类。

单品牌店由于供应链简单、中间环节成本少,毛利率较高。 但前期租金、装修等固定成本使得单一品牌店的运营效率随销量波动较大。 同时,单品牌店在下沉过程中面临诸多管理难题,对品牌的线下零售运营能力要求较高。

2017年以来,一些国际品牌单品牌店在中国经营面临压力,扩张步伐放缓; 国内品牌单品牌店自2010年起逐渐发力,加速布局。 海外品牌在华单一品牌店的代表包括欧舒丹、科颜氏、悦诗风吟、菲诗小铺等。不过,2017年以来国产化妆品,国际品牌在中国开店的步伐有所放缓。 尽管2018财年欧舒丹在中国的收入同比增长14%至1.59亿欧元,但自营单一品牌店数量不增反减; 悦诗风吟(Innisfree)、伊蒂之屋(Etude House)等韩国品牌也在萨德事件影响下遭遇了增长瓶颈。 中国的销量有所下降。 悦诗风吟2018年销售额下降7%,集团将此归因于单品牌店产量减少。

5、电商渠道

2009年以来,化妆品电商爆发式增长。 电商渠道份额从不足1%飙升至2018年的27.4%,超越KA、百货等传统强势渠道,成为化妆品市场零售额占比最高的渠道。 经历了2009年至2012年的爆发式增长后,电商渠道的增速虽然在2013年至2018年有所放缓,但复合年增长率仍高达25.6%,景气度明显高于其他线下渠道。

2013-2018年各渠道CAGR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There are seven main types of domestic cosmetics e-commerce platforms: comprehensive B2C platform, vertical self-operated B2C, online brand collection store, brand self-built mall, C2C platform, social e-commerce and overseas shopping e-commerce.

Comprehensive B2C platforms represented by Tmall and JD.com are the mainstream e-commerce platforms in the cosmetics market. Such platforms have highly standardized operations and large traffic, and have become the most important e-commerce channels for big brands. Vertical self-operated platforms mainly include Jumei Youpin, Vipshop, etc., which mostly adopt the dealer model. Brands do not need to invest too much resources in store maintenance and daily operations. However, growth bottlenecks have appeared in recent years. online brand collection stores are online CS stores, but it is difficult to achieve breakthroughs under the competition from official stores of major online brands. Brand self-built e-commerce is too niche and has limited traffic. The market share of traditional Taobao-type C2C platforms has become smaller and smaller due to irregular operations and unguaranteed quality.

In 2018, the online growth rate of the entire daily chemical and personal care market reached 26.5%, of which the online growth rate of skin care products was 26.3%, and the online growth rate of color cosmetics was 39.0%. In terms of platforms, the two leading e-commerce platforms, Tmall and JD.com, have successively established independent beauty departments to specifically connect beauty brands and agents. This has attracted more and more domestic and foreign brands to settle in, and it has also become a consumer The two major e-commerce platforms with the highest degree of trust among consumers. In 2018, Tmall Beauty’s growth rate exceeded 60%, much higher than the overall growth rate of cosmetics e-commerce, and its top position has been further strengthened. On the other hand, vertical B2C e-commerce has been squeezed by comprehensive e-commerce, and its growth rate has slowed down. Vipshop’s platform GMV growth rate in 2018 was only 21%, lower than the industry average, and growth was initially showing weakness.

GMV growth rate of major cosmetics categories and various e-commerce platforms in 2018

Data source: Compilation of public information

6. Hospitals, new retail, etc.

In the future, cosmetics are expected to expand in emerging channels such as over-the-counter pharmacies/drug stores (OTC) and new retail. New retail connects online and offline, improves the convenience of cosmetics consumption, and is expected to boost cosmetics penetration and purchase. Increase in frequency. In 2018, Watsons has successively cooperated with JD Daojia and Ele.me, making it more convenient for consumers to reach consumers and improving the immediacy of cosmetics consumption. According to data released by Watsons in October 2018, after more than a month of exploration and operation, the transaction volume of the pilot stores cooperated by Watsons and Ele.me in September increased by more than 115% month-on-month. The penetration rate of the new retail model in cosmetics consumption and CS The prosperity of the store is expected to have a stimulating effect.

Related reports: “2019-2025 China Cosmetics and Color Cosmetics Market Panoramic Survey and Development Prospects Forecast Report” released by Zhiyan Consulting

Editor of this article: CY337

Article reprint and citation instructions:

Zhiyan Consulting advocates the sharing of information resources and welcomes reprinting and citation by major media and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ions. But please abide by the following rules:

1. The full text can be reproduced, but malicious mirroring is not allowed. Reprinting must indicate the source (Zhiyan Consulting).

2. No deletion or modification shall be made when reprinting the article content. Charts and data can be quoted, but watermarks and data sources cannot be removed.

If there is any violation of the above rules, we will reserve the right to pursue legal liability.

Copyright Tips:

Zhiyan Consulting advocates respecting and protec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nd indicating the source of content with clear sources. If you find any copyright, remuneration or other issues with the articles on this site, please contact us and we will communicate with you in a timely manner. Contact information: gaojian@chyxx.com, 010-60343812.

中国十大化妆品批发市场分别是:

义乌国际商贸城

临沂小商品市场

成都荷花池

广州兴发市场

兰州鱼池口小商品批发市场

沉阳五爱市场

郑州中路洗涤城

武汉汉正街

长沙高桥市场

西安美博城

他们曾经是化妆品市场的主流渠道,孵化出众多国内知名品牌,推动了中国化妆品行业的发展,涌现出一批对化妆品行业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 现在,它们逐渐被忽视和衰落,但仍然存在。

据了解,2014年至2015年,化妆品市场多个摊位销售额同比下降30%。 2015年,由于政策的影响批发化妆品批发化妆品,西北最大的化妆品批发市场——兰州鱼池口小商品批发市场逐渐被人遗忘。 2016年,郑州中路西华城关门歇业,其他化妆品批发市场也在萎缩。 人流量减少,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

人们不禁要问:“批发市场要消失了吗?” 也许批发市场会被赶出历史舞台,但现在,批发市场的功能让它得以延续。

化妆品批发市场为何下滑如此之快?

一、电商、微商的兴起严重威胁批发市场的发展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化妆品经营者足不出户就可以批发自己心仪的产品,化妆品批发市场的客流量大大减少。 电商、微商提高了产品的透明度,但价格混乱,导致批发市场失去价格优势。

2、水货、假货泛滥

化妆品批发市场假货、水货泛滥。 批发商竞相压低产品价格,打价格战,导致利润减少。 此外,假货、水货严重影响了品牌形象,客户对批发市场的信任度降低,进一步造成客流减少。

3、日化分销渠道多元化,批发渠道逐渐失去动力

2013-2015年,厂商更多关注专卖店、大KA床和大型商超,终端店倾向于直接与品牌、日化代理商合作,减少与批发市场的合作。 批发市场很多商铺的销售额开始停止增长,甚至出现下滑。

4、政策:批发市场不符合城市规划

随着城市建筑的不断扩张和增长,一系列交通问题、环境污染、城市规划等问题严重制约着城市化进程,成为城市商业发展不可逾越的瓶颈。 各种批发市场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被决策者视为阻碍合理城市规划的“绊脚石”。

重压之下,化妆品批发市场不得不寻找出路,走向搬迁、改造、改革。

1、品牌商转型分担渠道压力

转型做品牌代理,减少批发业务,是寻找出路的主流方式之一。 单靠批发业务不足以应对疲软的批发市场。 公司接手品牌后,不再局限于批发渠道。 、加盟店建立良好关系,产品有望进入更多门店。 此外,作为品牌商,公司可以开始品类调整,砍掉一些销量不佳的品类。

2、由批发向零售倾斜

个人消费者越来越多地光顾批发摊位。 商家意识到零售业务的价值,重新设计店面标识,调整档口批发风格与零售风格相匹配,精简店铺品类,弱化批发业务,开展精品零售业务。

3.尝试使用电子商务和微商渠道

一些批发商开始切入电商、微商渠道。 一方面,发展经销商分担渠道压力; 自己照顾或者没时间照顾。

4、借助线上线下推广

在义乌商贸城,不少批发商利用“义乌购”进行网络推广。 “义乌购”是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官方网站。 网站依托实体市场,服务实体市场,将7万家网店与实体店一一绑定,为采购商和经营者提供可控、可信的交易保障。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化妆品批发市场要想挽回颓势,就需要探索更多的改革措施,寻找更多的出路。